而我对你的情感永远定格在最初的相知里仓央嘉措

/ / 2015-10-25
这样的等待,仿佛是骨子里的一种等,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等,这样的等不会因为你的回不回眸,留不留恋,而增加半分,或者减少半分。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涅槃寂静,沐浴法喜,爱恨离别,生老病死,水中月镜中花,一笑寥寥空万古,风瓯语,迥然银汉横天宇。...

  这样的等待,仿佛是骨子里的一种等,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等,这样的等不会因为你的回不回眸,留不留恋,而增加半分,或者减少半分。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涅槃寂静,沐浴法喜,爱恨离别,生老病死,水中月镜中花,一笑寥寥空万古,风瓯语,迥然银汉横天宇。

  等待的时候,可以看书写字,可以吟诗作画,可以赏花弹琴;可以品香茗、闻虫语,看柳絮纷飞,闻雪落无声;只是从来不曾忘记你。你知道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你晓不晓得也不重要;你说喜欢也罢不喜欢也好,我全都不计较。这样的爱虽没有山盟海誓却永存抱柱之信;这样的爱不会因外界的扰攘纷争而移步迁徙,因为它们始终只是在心底,安静的一隅。诚如弘一大师的教诲:爱是一种慈悲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身不动,心不动,自性本不动,见与不见,悲与喜,你和我都是自性在显现的作用,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举手投足起心动念情与无情,无非自性显现,当下即空,本无去来,念与无念都是空而不实念,或者不念,哪有区别呢?

  仓央嘉措,带给我们不为名利、解脱烦恼的生活羁绊,以超然世外的心胸,游离于滚滚红尘之中。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爱或者不爱,都是前世因缘聚合,今生起了现行造作,爱或者不爱,在本性上都是虚妄,爱为本体自性之迁流,性本不动,爱之大小深浅,在自性上哪有增减呢?《心经》云: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这样的感情,如小草依恋着土地,云朵依恋着天空,星星爱慕着月亮。我不会搅扰你的生活,也不会打扰你的平静,我只是这样默默的静寂的喜欢着你,不离不弃!爱你,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这样的爱自始至终只是一个等字,并且是一个早就预见了一切的等。我明知道这样的爱不会有结果,也明知道这样的等待注定是一种无望的等,是今生来世都不可执之以手的等,我还是不会改变初衷。这让我们想起母亲对于孩子的爱,想起菩萨对于众生的爱,这是一种无条件的爱,大爱无言。

  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众生有解脱的菩提愿望能够断恶修善普济有情,是谓能入菩萨的大悲胸怀,也可以说擦去明镜上的尘埃让自性流露,用佛法的修学法雨洗涤内心的尘劳烦恼,让般若光明照进我们的无明心里,是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自性无去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我的手和你的手在本性上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的心和你的心哪还有距离呢?

  这样的等待完全出于一种自然,像小溪绕着沟壑缓缓的流淌,像箫声穿过竹林烟般袅绕。这是一种生命本生的等,就像等待每天的日升月落一样简单;就像等待春天的花开,夏季的蝉鸣,秋季的落叶,冬天的雪花一样自然。

  六世仓央嘉措不愧为一代情僧,他的诗,不论是热情奔放的还是冷静缠绵的,同样都蕴藏着一种拆解不开的深情。从《那一世》里的“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到《见与不见》里的“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无一不是如此。当感情来临的时候,做到热情如火,缠绵似藤很容易;做到淡如云影,静似深流却实属不易。《见与不见》所表现的正是这样一种安静的深情,一如清风明月,雨润芭蕉。这样的感情没有焦渴,没有情深缘浅的感叹,也不会有烈焰焚身,万箭穿心的煎熬。在《见与不见》里,我们看不到缠绵悱恻,山盟海誓,却能读到一种磐石一样坚固不移的深情。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几行字,明明白白的几句话。没有曲折幽婉,跌宕起伏的韵律,却构成了一种千回百转,澎湃如潮的情愫。这样的情感仿佛岩浆在地底层涌动,它的力量足可以冲破岩石,而表面却是平静的。这来源于深刻的佛学修养和智慧。.

  四季更换,匆匆而过的只是时间。而我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