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润努力把每个字都写得工工整整陈景润

/ / 2015-10-25
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数学的皇冠是数论;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的明珠。沈教授生动形象地讲述着,让同学们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数学,自己神往痴迷的学科,居然有着如此广阔、如此雄奇、如此令人倾倒的魅力!陈景润痴痴地微张着嘴巴,他的思绪已经随着...

  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数学的皇冠是数论;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的明珠。沈教授生动形象地讲述着,让同学们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数学,自己神往痴迷的学科,居然有着如此广阔、如此雄奇、如此令人倾倒的魅力!陈景润痴痴地微张着嘴巴,他的思绪已经随着老师的话语,驰骋在了一片广阔的数学王国里了。

  1973年,英国数学家海尼·哈伯斯坦姆与德国数学家汉斯-埃贡·黎希特合作撰写的《筛法》正在付印,在看了从香港邮来了陈景润论文的复印件后,两人给《筛法》一书又增加了新的一章——《陈氏定理》,并在这一章的首页写道:“我们本章的目的是为了证明陈景润下面的惊人定理,我们是在前十章已经付印时才注意到这一结果的;从筛法的任何方面来说,它都是光辉的顶点。”

  然后,陈景润便带着袖珍英汉字典到田野中去学英语了。伴随着初升的晨曦,呼吸着山间新鲜的空气,鸟儿清脆的啼鸣仿佛是一曲婉转动听的山间晨曲。陈景润很快就沉浸在了书本里,和这山里美丽的清晨融为一体了。

  抗日战争时期,福州沦陷,他随同在三元县邮政局工作的父亲从福州来到三元。1941年9月,插班编入现在三明市三元区实验小学的前身——三元县三民镇中心小学三年级学习,直到1944年12月小学毕业。

  “是有人在开夜车搞研究吗?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开灯?难道是敌方的特务在搞阴谋活动?”民兵警惕地去敲门。陈景润沉浸在题海里,被一阵“砰砰砰砰”的锤击声惊醒了。“这么晚了谁还来找我呢?’’陈景润被打断了思绪,有些不满意,他不情愿地离开书桌去开门。门开了,门口站着几位持枪的民兵,他们正用警惕地眼神看着陈景润。“你…你们…”看到这种情景,陈景润有些懵了,他不知道民兵们为什么半夜三更背着枪来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在英华学院,陈景润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哪些数学书籍,他都能如数家珍般地报出数来。陈景润虽然是一个高中生,但他借阅的图书却有大学丛书、哈佛大学讲义等等。这些书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都是比较高深的科学专著。

  1953年,20岁的陈景润从厦门大学毕业了,他被分配到北京市第四中学教书。

  沉默寡言、爱惜时间是平时陈景润留给同学们的印象。可是,当来到龙岩后,大家发现这个一向只爱读书很少搭理别人的书呆子“爱因斯坦”有了不同往常的变化。原来在龙岩,陈景润经常会和随队伍而来的一名洋教授去散步。

  陈景润又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了不好意思,他虚心接受了老师的批评。在以后演算习题时,陈景润努力把每个字都写得工工整整。后来,陈景润留下的不少书信、正式文稿,全部是整整齐齐的。他的字并不算漂亮,但横竖成行,一笔一画,严谨有序。

  陈景润一向沉默寡言,不善言辞,虽然肚子里装了满腹的数学知识,但他一点都不知该怎么去向他的学生传授这些知识。课堂上,陈景润经常词不达意,有时讲到一半就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再加上他满口福建口音,学生们如听天书,时常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一堂课下来,陈景润满头大汗,可学生们却是一片满然,课堂上一片混乱,教学计划无法完成。几个月后,学校领导对陈景润的讲课能力失去了信心,他们安排陈景润专门负责批改学生的作业。

  “如果你们之中哪位同学证明了任何偶数是两个素数之和,那将是一项令世界震惊的数学成就。”讲完那些基本知识之后,沈教授话锋悄然一转,幽默的对同学们说着。沈教授的话语,犹如一颗神奇的种子,深深地埋在了陈景润的心田里。这让陈景润想起了以前另外一位数学老师讲过的一个故事:我国古代的书籍《孙子算经》中有一条余数定理是中国人首创的,后来传到了西方。欧美人士对它非常尊敬,称赞它为“孙子定理”。

  课堂上他聚精会神地听课。“陈景润,你看我今天捉到了一只什么?”课堂上,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调皮的同桌兴奋地从书包里往外掏着什么,他用胳膊捅了捅小景润。小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