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学研究面前陈景润

/ / 2015-10-25
1995年,陈景润曾应故乡之邀,手书“群力科教兴邦,培育中华英才”。那时,他已经患帕金森氏病,手抖得厉害,但一笔一划都浸透着他的故梓之情、赤子之心。他对自己的学生要求极高,鼓励他们独立思考、自由研究。学生之一张明尧曾写道:“他对数学上的马虎却...

  1995年,陈景润曾应故乡之邀,手书“群力科教兴邦,培育中华英才”。那时,他已经患帕金森氏病,手抖得厉害,但一笔一划都浸透着他的故梓之情、赤子之心。他对自己的学生要求极高,鼓励他们独立思考、自由研究。学生之一张明尧曾写道:“他对数学上的马虎却绝对不能容忍,有时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

  伴随着科学春天而来的,在1970年代还有“陈景润旋风”。尤其1978年《哥德巴赫猜想》问世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涌向了中科院数学所。他吸引着几乎全世界数学家的目光,也成为了一代人的精神偶像。这位被誉为“移动了群山”的中华俊杰,鼓励着亿万青年“学习陈景润,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攀登科学高峰”,激励着几代人立志向数学、向科学进军。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志明说:“我们对他的崇拜比现在的追星族还深刻。”

  维诺格拉多夫认为自己所运用的“筛法”已经到达极致,如果再往前走,那必要另寻新路。而陈景润仔细分析后决定改进“筛法”,向(1+2)冲锋。

  在那一方厕所里,陈景润先后完成了华林问题、三维除数问题、算术级数中的最小素数问题等多篇论文,贡献卓著。他时有被锁到图书馆彻夜读书,又或被锁之后因宿舍未解完的题目不得不找人求助;或排队理发时又跑去图书馆查找资料至日落;为了证明一个引理,他会同时采取几种甚至10余种方法,通过不同的途径反复演算……

  早在1920年,挪威数学家布朗通过一种筛法证明了“每一个大偶数是两个素因子都不超过九个的数之和”,以及“九个素因子之积加九个素因子之积(9+9)是正确的”;之后(6+6)、(5+5)、(4+4)、(3+3)不断被证明……1958年,我国数学家王元证明了(2+3)。但以上的证明都有一个弱点——其中两个数没有一个是可以肯定为素数的。

  在欧洲访问期间,陈景润的研究课题为“等差级数的最小素数”,他将最小素数的量级从16阶改进到15阶。这个阶段,他变得活泼了许多。他还曾邀请十几位各国的数学家到住处做客,为他们做了油炸虾片。

  陈景润出生于1933年5月22日,家中排行老三。那个年代,社会黑暗、动荡,陈家也频遭变故。儿时的他,十分瘦弱,敏感而沉默。他吃饭快,多沉浸在书海之中。

  1956年,向全国知识界科技界提出向科学进军,后由周恩来主持制订了国家科学发展的远景规划。厦门大学亦积极响应,组织数学系制定自己的科研工作规划,提出在12年内赶上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而陈景润被安排担任“复变函数论”助教。

  抗战胜利后,陈景润入读福州英华书院念高中。当时的班主任兼数学、英文老师为沈元。沈元也是英华的毕业生,曾任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主任,因战事滞留福州。

  作为中学老师,陈景润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而后在时任厦门大学校长王亚南的帮助下回到厦门大学图书馆当管理员,他的病情才有了好转。

  学生时期的陈景润,并不盲目追求分数。他记忆力惊人,将书中许多公式、定理烂熟于胸。高中时,他已经阅读了大量的大学丛书,比如《微积分学》《达夫物理学》,以及哈佛大学讲义《高等代数引论》《郝克士大代数学》等;他还曾先后两次借读《微积分》。朝着心仪的数学殿堂,他一步步迈进。

  他的一位朋友如是评价:陈景润并不是天才,而是“慢才”,一个问题马上要他答出来,他讲不出,但几天后他的回答最为深刻;他不是阳光普照,却似激光一束穿透钢板。

  随后,他顺利考入厦门大学数理系,两年时间便修完全部课程。研究的钟摆渐渐指向了数论。第三年,他修读了数论和复变函数论。数论主要研究整数的性质,属于纯数学。数论的研究被称为是挑战人类智力的极限,而哥德巴赫猜想是挑战数论领域250年智力极限的总和。

  1966年春,陈景润写了《哥德巴赫猜想(1+2)》论文摘要。在关肇直、吴文俊的支持下,他的论文摘要发表在停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