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润的成长应该感谢这个人……陈景润

/ / 2015-10-25
站在一边的陈景桐心里一喜,王校长的名字如雷贯耳,没想到今天偶尔得见。他上前自我介绍是陈景润的哥哥,说了弟弟的困境。王亚南得知陈景润失业后说:“陈景润数学基础很好,钻研能力也很强,就是表达能力差一点。我会想办法帮帮他的。”他找到厦门大学党委...

  站在一边的陈景桐心里一喜,王校长的名字如雷贯耳,没想到今天偶尔得见。他上前自我介绍是陈景润的哥哥,说了弟弟的困境。王亚南得知陈景润失业后说:“陈景润数学基础很好,钻研能力也很强,就是表达能力差一点。我会想办法帮帮他的。”他找到厦门大学党委书记陆维持,商量让陈景润到厦大做资料员,不能让他摆书摊了,这样浪费人才。

  陈景润十分满意自己的工作。阅览室并不算大,但里面从此有了他的一个固定座位,还有一张书桌。这里有各种中文的、外文的数学书籍和期刊,再也见不到使自己窘迫不堪的学生的眼光,再也不用自己去憋着嗓子讲那种并不熟悉的普通话。从此,陈景润就像一个进了教堂的虔诚的修士,一头扎在阅览室里,一切与数学无关的杂念都被排除到了脑后。陈景润同时研究数论,对组合数学与现代经济管理、科学实验、尖端技术、人类生活的密切关系等问题也做了研究。

  在同学中流传着一个关于陈景润的笑话。一天,从教室回宿舍,突然间天下起了大雨,同学们纷纷四散奔跑,只有他浑然不觉,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雨水将衣服淋得透湿,他才惊觉异常,于是大惊失色、嘴里哇哇叫着奔跑起来。他生活没有规律且邋里邋遢,衣服似乎只有一种黑色,黑色的布帽子,黑色的中山装,光着脚,穿一双黑色的胶鞋,总是很脏了,才脱下来在水盆里泡一泡。他似乎从不刷牙、也少见他洗脸。

  1956年,陈景润发表《塔内问题》,改进了华罗庚在《堆垒素数论》中的结果,翌年9月,由于华罗庚的重视,陈景润被调入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1966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简称“1+2”),成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在陈景润落魄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他的恩师王亚南给了他再造的机会和信心。

  陈景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四中当教师(1953—1954),因口齿不清,被学校拒绝安排上讲台授课,只可批改作业,后被“停职回乡养病”(辞退),工作和生活一度都陷入困境。

  其间王亚南不止一次地关心他的工作和科研,说:“陈景润非常用功,这是很大的优点,对这样的青年,应该特别关心。”

  著名数学家陈景润(1933—1996,福州人)创造了举世震惊的奇迹:屈居于6平方米小屋,借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伏在床板上,用一支笔,耗去6麻袋的草稿纸,攻克了世界著名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中的“1+2”,创造了距摘取这颗数论皇冠上的明珠“1+1”只有一步之遥的辉煌。他的成长曾经得到经济学家、教育家王亚南(1901—1969)的扶持,王亚南对其可谓有再造之恩。

  1955年春天,福建省召开统战工作会议,当时在省商业厅工作的陈景桐被抽去搞会务。会议报到的这天,来了一位温文儒雅的学者,他在报到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王亚南。

  在同学们眼里,陈景润是一个和善的老实人,也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怪人,性格孤僻、不修边幅。他的生命里似乎只有书,只有那些字母、数字和公式。他的口袋里永远装着一支笔和几张纸,一有空就在上面写写画画。

  后来,陈景润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可以摆个租书摊,这个活不累,还能一边守摊点一边看书。一天,他将这个想法跟父亲讲了。父亲给他凑了一些钱,大哥陈景桐又给他送来了一些书。小书摊终于在马路边摆开了。每天早晨,陈景润推着装满了书的小推车离开家,小推车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