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年“幼天王”洪天贵福被凌迟整个过程只能用惨不忍闻来形容慈禧

/ / 2015-10-25
辰时刚过(早上7:00过后),洪天贵福坐在一辆车上,由官兵押解至此,就见这位幼天王周身赤裸,腰间系着一块红纱,双手背缚,坐在车中嚎啕大哭,满口胡言乱语。老百姓却哈哈大笑,并不时有人往车上投掷烂菜馊粥等物。到了刑场之后,洪天贵福吓得根本无法下车,...

  辰时刚过(早上7:00过后),洪天贵福坐在一辆车上,由官兵押解至此,就见这位幼天王周身赤裸,腰间系着一块红纱,双手背缚,坐在车中嚎啕大哭,满口胡言乱语。老百姓却哈哈大笑,并不时有人往车上投掷烂菜馊粥等物。到了刑场之后,洪天贵福吓得根本无法下车,由官兵把他抱到刑台之上,交于刽子手。两名刽子手用牛筋绳子将他捆绑好,而后从各自的筐中取出小刀、小剧子、钩子一一展示众人观看,每展示一样,台下就叫好一声。展示过后,取出磨刀石,当场沾水磨刀。此时幼天王吓得大小便早已失禁,弄得台上满是屎尿。

  这段期间洪天富福一直嚎叫不止,但渐渐没了力气,也认命了,就不叫了。约莫两个时辰后,有人上来给他喂了点稀饭,刽子手歇会磨磨刀,监斩官去吃饭。约莫半个时辰后,监斩官回来,刽子手继续施刑,此时他前胸已经割的隐隐约能看到森森白骨。但因为涂了止血油,人却不至死。

  带着几张大饼在山里转了几天,后来饿的受不了自己跑到清军军营要吃的,起初谁也不以为他就是洪秀全之子,但是口音暴露了他。清军将他抓住,找来太平军俘虏辨认,得知他就是幼天王不假。后被席宝田押入南昌府,许本墉和沈葆桢进行审讯。这位幼天王从小没受过罪,一个15岁的娃娃,还没等用刑,自己先招供了。现在这些幼天王洪天贵福的自供书保存在南京博物馆中,自供书中满是摇尾乞怜、卑躬屈膝的诗句、文词等。临死,还不望把自己老子洪秀全坑了一把。但这也怨不得这孩子,一个15岁的孩子从小养尊处优,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铁骨铮铮一说,换成谁都一样。

  约莫辰时末梢之时,监斩官一众来到,坐定之后,宣读洪天贵富罪状,最后一句是“寸磔逆犯洪天贵福一名”,而后三声炮响过,行刑开始。

  长话短说,前胸割完后,而后在大腿上动刀,此时已不需要再动小刀,肉片也渐渐变大。腿部完事后,一名刽子手开始在他胯下之物上动刀,先切开口将两个卵蛋取出,这个已经有人出高价订购,据说可以治疗失明,然后一刀连根切下,再将细盐一把涂上,然后用事先备好的烙铁一烫,血液一会止住。此时洪天贵福已经奄奄一息,除了偶尔疼的哆嗦几下外,不再有哭泣之声。

  而后是第二刀,第二刀在额头上横切一刀,而后往下一拉扯,这块皮耷拉下来正好遮住洪天贵富的眼睛,这是为了避免他与刽子手有眼神交往,影响下面的过程。

  线年天京沦陷,洪秀全早死,太平军溃败,幼天王洪天贵福(又名:洪天贵、福瑱),从天京城逃出,中途与太平军走散,自己在山里转悠了几天后,到了一唐姓户民家,谎称自己是湖南人,逃荒至此。那家村民也好心,就留下他,让他干点农活,在此期间洪天贵福剪了头发,可是他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根本就什么也不会干,这户人家容不得这种好吃懒做之人,给他几张大饼打发他走人。若是他能聪明点、勤快点,也不至于落到以后的下场。

  就在洪天贵福写完“跟到长毛心难开”这首诗的第二天,即1864年11月18日,这个想20岁娶媳妇的年轻人被绑赴市曹处以极刑。

  后太平军被俘将领“忠王”李秀成曾在供词中写道:“幼主登基之后,军中无良,兵士自乱,主又幼小,毫无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