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照顾皇后独孤伽罗

/ / 2015-10-25
乾隆就是被这样的声音吵醒了,他在梦里已经得知,现在是乾隆二十二年,景娴正怀着永璟,小五儿已经六岁,可爱的很。冒似愉妃马上就要动手了,不过这辈子自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永璂已经四岁,因为这几年自己对皇后挺好,所以永璂跟自己还很亲,并不像上辈...

  乾隆就是被这样的声音吵醒了,他在梦里已经得知,现在是乾隆二十二年,景娴正怀着永璟,小五儿已经六岁,可爱的很。冒似愉妃马上就要动手了,不过这辈子自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永璂已经四岁,因为这几年自己对皇后挺好,所以永璂跟自己还很亲,并不像上辈子一样不敢和自己亲近。但是皇后这怎么还有一个叫兰馨的异姓王的女儿做养女,好像是齐亲王的女儿来着,齐亲王战死沙场,福晋也跟着殉情了,只留下一个女儿,这个前身便接进宫养到皇后名下,兰馨好像才十二岁吧,正好照顾皇后。说到兰馨好像还有一个养在太后身边的异姓王的女儿,叫晴儿,晴儿的阿玛愉亲王也去世了,晴儿便养在了太后身边。现在只剩一个异姓王硕亲王了,得想个办法除了,乾隆这样想着,这都是上辈子没有的事。想完朝廷,乾隆又想到了后宫,现在景娴正受宠,令妃好像就是趁景娴怀孕这段时间崛起的吧,现在令妃只有一个七公主,不到一岁,现在正怀着九公主,那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就先别动她了,等九公主生下来就把她和七公主一起交给别人抚养,他在孽镜台前可看了令妃为了留住他给七公主九公主两个女孩洗冷水澡,喂药,好好的孩子的身子都被令妃这个当娘的给糟蹋了,好像女孩就不是她的孩子似的,今世他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嗯?”乾隆冷冷地瞥了吴书来一眼,顿时令吴书来汗毛竖起,心想皇上今天怎么这么有气势。乾隆可不知吴书来的想法,他在想吴书来是雍正留给他的,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很忠心,可自己上辈子因为令妃一句话就把他给调走了,这次绝对不会了。不过吴书来好像还是粘杆处的首领,上辈子自己自认为用不着粘杆处,白白浪费了这个组织,这次他要肃整朝廷和后宫,粘杆处必不可少。“吴书来,立刻肃整粘杆处,先给朕查查后宫,死了的也要查,尤其是孝贤,慧贤和令妃。”乾隆说完又想了想,“还有太后。”“嗻。”吴书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狂喜,皇上终于用上粘杆处了,粘杆处终于不用名存实亡了,可接下来便是疑惑,皇上要查后宫,令妃不奇怪,可为什么连早已崩逝的孝贤皇后和慧贤皇贵妃也要查,更不可思议的是皇上居然还要查太后?吴书来虽疑惑,却也知道这不是他该问的。“给朕更衣。”乾隆淡淡道,现在正是乾隆王朝的鼎盛期,自己又正值壮年,足有时间改变未来发生的一些事。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