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愿向下沉沦李清照

/ / 2015-10-25
眉毛长在眼睛上,为何不见此眉?真佛本在汝心中,为何不见此佛?大道皆在平常里,为何不见此道?众生的心,到底在想什么…… 所谓:“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凡事皆是一步一步而完成的。修行亦不例外,贵在“老实”二字,离此则无事可久,无法可成。 农...

  眉毛长在眼睛上,为何不见此眉?真佛本在汝心中,为何不见此佛?大道皆在平常里,为何不见此道?众生的心,到底在想什么……

  所谓:“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凡事皆是一步一步而完成的。修行亦不例外,贵在“老实”二字,离此则无事可久,无法可成。

  农夫老实插秧,才有收成之日;行者老实修行,才有证道之期。若肯“手把青秧插满田”,自然就会谦卑低头,恭敬待人,能如实修行,便可消融自我,使内心如天空一般清明,便能“低头便见水中天”。

  然而妄本从真出,故无须除妄求真,只要不执一切,妄念自然止息。世间人事纷争,皆是缘生缘灭,实无一法可得,悟此“缘起性空”之真谛,则无事可求,无心可得,故说:“不是息心去妄想,都缘无事可商量。”

  不要去创造障碍,来折腾自己;不要去想象事情,来折磨内心。只要明白,所有的罣碍,都由妄想而出,您便能体悟到,无门禅师所说:“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住处是深山”,住处就是你的心。你的心深不可测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个禅家以心为住处。《金刚经》云:“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直心就是道场,道场就在你心中,所以禅家自己能清净,他能住在内心的深山里面。

  “随富随贫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此两句言人。富人亦非乐,贫者亦非苦。苦乐并非决定于物质,而是一种人生态度,故不因贫而不笑,不因富而乐欢,苦与乐皆在迷悟之间!

  当六根清净,六识出六门,不染六尘;如人处红尘,心不染着,故说“身心清净方为道”。若要彻底悟道,就当破除一切习气、无明的惯性,故不可随过去的习气而为,应逆转而上,故借“退步原来是向前”来说明修行的过程。

  “偶来松树下”,您多久没有散步了,是否该出去走走?或许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未处理,但事实上做得完吗?仔细想想,事情是永远做不完的,暂时放下它吧!走出去,去享受您的人生,不要葬身在办公桌前。

  所以我们今天修行,要有禅定的功夫!什么叫禅定?处在任何时空,不被影响,这才叫“禅定”。所以说“坐中人亦闲”,这个世间,一切外境,别人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内在总是悠闲的、清净的,这便是禅者的心境。

  心攀外缘,妄起不静,于境上生心,则贪瞋痴一并而起。如能似香烟袅袅,不住一处,时时无心,随风而逝,自可凝然一心,万缘放下,故言“南台静坐一炉香,终日凝然万虑忘。”

  “石火光中寄此身”此句言身。以古往今来而论,此身短短数十年,剎那生灭,停留不住,故经云:“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明白无常之变化,当即时醒悟,切勿执着此身,随缘放下,生死自如,时时活在每个当下!

  “蜗牛角上争何事”,此句言事。蜗牛喻人,寄生天地之间,实为渺小而微不足道,却为了一点利益,彼此争执不休,如同蜗牛头上的两角,时时在碰触。人们总是短视近利,因小失大,为了琐事而丧失大事;为了名利,而失去快乐,那值得吗?

  修行者!一心想要明白大道,故终日到处参访。不论多远的天边海角,多高的山崖峭壁,只要有善知识所在,纵然踏破无数草鞋,也在所不辞。可惜的是“向外求法,了不可得。”故道出:“尽日寻春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