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有那种不能引他敬爱的文化闻一多

/ / 2015-10-25
这首诗情绪是激昂的,大部分诗行都以“我”,“我们”开头,抒情主体得到反复强化,主观色彩浓郁,充满自信昂扬的情绪。而且多用判断句式:“我是……”“我们是……”我们的历史是……”,这样主客体相融合,显示出主客体之间的联系是紧密而且不容置疑的。...

  这首诗情绪是激昂的,大部分诗行都以“我”,“我们”开头,抒情主体得到反复强化,主观色彩浓郁,充满自信昂扬的情绪。而且多用判断句式:“我是……”“我们是……”我们的历史是……”,这样主客体相融合,显示出主客体之间的联系是紧密而且不容置疑的。

  诗一开头即宣告:“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是黄帝的神明血胤,”从而点出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渊源。在接下来的三节里,诗人以五岳太平洋帕米尔高原,流下昆仑山、流过亚洲大陆的大河作譬,昭示了我们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然后诗人的目光转向了我们的历史文化,作为一个衰落的文明古国,灿烂的文明史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夸耀的地方之一。诗人唱道:我们的历史是韵雅的历史,这里有平静、和谐、朴素的诗一般的生活历程;我们的历史是追求和谐、自然的历史;我们与自然相安,不作过多的索取;我们人与人之间相敬相爱,没有过份的奢望。我们的历史是充满情感,有眼泪,也有欢笑的历史;这泪、这笑中都含着东方哲人的哲学憬悟,因而我们的历史也是充满玄思和东方智慧的历史。在接下来的三节里,诗人歌咏了伟大的民族性格、不朽的民族精神。这精神中有尧舜的谦让、仁爱,有荆轲聂政的不畏强暴,重义轻生,有一个伟大民族开阔的心胸、杰出的智慧。诗人在这里以“戈壁”,“黄河波涛”,“泰山的石溜”、“峥嵘的剑阁”为笔墨颜料,勾画出我们民族的肖像。一回想到现实,诗人的心灵立刻感到阵阵灼痛,他“心中的灵火”在燃烧,为他的祖国烧得发颤。他背负着历史,要走向未来。诗人确信;他的民族的未来是美好的,这民族所创造的文化将“洗尽人类的悲衰”,“驱尽宇宙的烦恼”,给全人类带来生机。最后,诗人心情激荡,骄傲地宣称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文化在世界历史进程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我们是四万万不灭的明星;我们的位置永远注定。”“我是东方文化的鼻祖;我的生命是世界的生命。”

  闻一多(1899年11月24日-1946年7月15日),本名闻家骅,字友三,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新月派代表诗人和学者。

  闻一多曾这样剖析过他与郭沫若的不同:“我个人同《女神》底作者态度不同之处在:我爱中国固因他是我的祖国,而尤因他是有他那种可敬爱的文化的国家;《女神》之作者爱中国,只因他是他的祖国,因为他是他的祖国,便有那种不能引他敬爱的文化,他还是爱他。”(《〈女神〉之地方色彩》)也就是说郭沫若的爱国主义更多的是一种道德情感,而在闻一多这里爱国不仅是一种道德情感,更是一种文化态度。这一时期的闻一多认为:“东方底文化是绝对的美的,是韵雅的。东方文化而且又是人类所有的最彻底的文化。”(引文同上)面对“西风东渐”的现实,他呼吁建立东方的文化优越感,并把这作为振奋民族精神的必要前提之一。因此,他的“我是中国人”的宣示不仅有其情感底蕴,更有其深刻的文化内涵。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1912年考入清华大学留美预备学校。1916年开始在《清华周刊》上发表系列读书笔记。1925年3月在美国留学期间创作《七子之歌》。[1]1928年1月出版第二部诗集《死水》。[2]1932年闻一多离开青岛,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3]

  另外,适应于诗歌内容和情感表达的要求,诗人对来自于心灵深处的文化认识、感情信息进行了图式化整合,运用了一些定型化的包含着历史文化内涵的词汇,兴象,如“泰山”、“黄河”、“木壤”、“哀悼死麒麟”等,从而使这首诗从语言构造到图式化观相系列等多个层次都具有民族文化特色。(李炜东)

  《我是中国人》是我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中国的挚友,新月派代表诗人和学者,闻一多先生的作品。字里行间彰显出其对伟大祖国的歌颂和热爱。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