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向此人道歉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服软绝无第二次闻一多

/ / 2015-10-25
闻一多听后犹豫了:“先生已经生我的气了,他还愿意来参加和主持会议吗?他如果不来参加,我也不好意思来参加了。”齐亮和马识途劝闻一多:“只要你能亲自登门先生道歉,他一定不会驳你面子的。”闻一多欣然答应。 此时,天又下起了雨,特务在混乱中掐断了电...

  闻一多听后犹豫了:“先生已经生我的气了,他还愿意来参加和主持会议吗?他如果不来参加,我也不好意思来参加了。”齐亮和马识途劝闻一多:“只要你能亲自登门先生道歉,他一定不会驳你面子的。”闻一多欣然答应。

  此时,天又下起了雨,特务在混乱中掐断了电线,会场顿时陷入黑暗之中。罗常培见状说:“我看今晚的会就到此结束算了。”他的话激怒了暴脾气的闻一多:“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即便在黑暗中也要把会开到底!”其他几个教授提议,可以将座谈会转到图书馆大阅览室,那里地方大,灯又亮,但罗常培不同意,这更让闻一多暴跳如雷,对罗常培吼道:“如此重要严肃的会议,你怎能当作儿戏?你究竟怕什么?是怕那些特务手里的枪吗?如果你怕你可以走,我不怕,我要留下来继续开会!”

  闻一多登门前,齐亮和马识途已找罗常培做了疏通。随后,闻一多和齐亮、马识途一起去了罗常培的家。刚进门,闻一多就向罗常培深深鞠了一躬,这一招让罗常培始料不及,也赶紧鞠躬以示回敬,两人谦让着进了客厅后,再也没有提起那天的不快,相逢一笑,冰释前嫌。

  的座谈会和文艺晚会,在罗常培和闻一多的共同主持下很成功。事后闻一多对齐亮和马识途说:“我是为了开好会才先生服软的,这是我此生唯一的一次服软,以后绝不会有第二次了。”

  有些教授在演讲时,因为声音小,惹得外面的人叫“大声些”。那些奉命来捣乱的特务分子也趁机起哄,大喊大叫敲打窗户,致使会场出现了混乱局面。

  ,西南联大中文系在学校南区10号楼举行纪念五四文艺座谈会,由中文系主任罗常培主持,邀请包括闻一多在内的众多教授演讲。因为参加会议者太多,连窗外也挤满了学生,罗常培见教室里实在容不下,只好请演讲的人站得高一些,以便站在窗外的学生也能够听见。

  闻一多的慷慨陈词,让罗常培认为是对他这个系主任尊严的挑衅,于是硬性宣布散会,之后气冲冲地拂袖而去,其他人也不欢而散。

  另两位教授齐亮和马识途将闻一多叫到一旁,告诉他特务以及联大三青团捣乱的真相,对他说:“先生也是出于无奈才那样做的,你怎能当着众人的面对他大发雷霆呢?既然事已至此,我们绝不能让特务的阴谋得逞,一定要把联大的旗帜举起来!”又跟他说了还要于再次举行座谈会和文艺晚会的计划,希望他能够参加并说服罗常培与他一起主持。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