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的艺术人生闻一多

/ / 2015-10-25
值得一提的是,1938年西南联大从长沙迁入昆明时,闻一多和联大部分师生一起从长沙出发,步行三千五百多里,到达昆明。尽管条件艰苦,闻一多和同学们朝夕相处,反而觉得无比快乐。西南地区人民的贫困生活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祖国的壮丽河山,又使他流连...

  值得一提的是,1938年西南联大从长沙迁入昆明时,闻一多和联大部分师生一起从长沙出发,步行三千五百多里,到达昆明。尽管条件艰苦,闻一多和同学们朝夕相处,反而觉得无比快乐。西南地区人民的贫困生活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祖国的壮丽河山,又使他流连忘返。这一切大大激发了他的艺术表现激情。他在给妻子高真的信中写道:

  温特十分喜爱东方文化和中国文化,闻一多称他为“中国热”的美国人。一次,从未接触过绘画的温特,竟然凭借自己的理解画出了中国的哲学家老子,闻一多看到这幅作品后,马上猜出温特画的是闻一多。这更加说明他们之间的默契程度。

  与此同时,闻一多在北京积极开展国剧推广运动,并号召建立艺术剧院。当初,闻一多正是抱着振兴戏剧艺术的目的提前回国。因此在艺专,他积极投入到成立音乐系和戏剧系的工作中。这项工作得到了当时教育部的认可,艺专建立戏剧系在中国文艺界是一件极有意义的大事。

  经过了在美三年的学习,闻一多于1925年6月1日回到祖国,回到了上海。而踏上迎接他的却是淋漓的鲜血:当时正是“五卅惨案”发生的第二天。伴随着五卅惨案的发生,闻一多以笔为武器,创作了一系列诗歌作品,其中就有著名的《七子之歌》。他将澳门、香港、台湾等被列强霸占的七地,比作被迫离开母亲的七个孩子,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的愤恨和对祖国母亲的无比眷恋。

  回到北京后,他接受北京艺术专门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前身)的聘请,担任该校教务长,一面教学,一面写诗作画。李苦禅还曾回忆闻一多当年在课堂上摆模特,指导学生作画的情景。因为美术上的造诣,他为朋友们的著作设计了不少具有现代艺术气息的封面,比如徐志摩的诗文及译作《巴黎的鳞爪》、《猛虎集》等,梁实秋的文集《古典的与浪漫的》等。闻一多还为自己的诗集《死水》设计了封面。

  在后来西南联大的艰苦环境中,闻一多投身于传统文化的研究之中,并取得了丰硕的成就。

  闻一多遇害后,他的家人还在不断遭受特务的百般困扰。温特以美国人的身份,冒险将闻一多先生的骨灰取回,秘密存放在自己家中,每天陪伴他。闻一多的骨灰,也一直保存在温特那里,直到1949年后,温特才交给闻一多家人。这段异国友谊跨越生死,令后人感慨不已。

  闻一多专心培植戏剧人才,并准备为将来筹办剧院打基础,无奈时局动荡,这也让有为之士很难实现自己的理想。艺校建立后不久,便为反动政权所控制,闻一多只得辞职。此后,闻一多辗转武汉、南京、青岛等地。1932年8月,闻一多再次回到熟悉的清华校园,任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闻一多开始了对传统诗歌的研究。即便后来在西南联大期间,闻一多仍然坚持这方面的研究。

  闻一多性格耿直率真,秉公办事而又不失体贴入微。1940年秋季开始,闻一多担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他对青年教师和学生的生活及学习非常关心。当时,闻一多非常器重一位名叫王瑶的清华毕业生,希望他能报考清华研究生。王瑶那时在一所中学教书,因为担任公职有米贴,可以买平价米,生活上少受影响,而研究生则只有津贴,仅能糊口。闻一多得知这个情况后,对王瑶说:我可以聘你做半时助教,让你不失米贴还可继续读书。王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考入清华文科研究所,并成为朱自清的研究生的。后来王瑶成长为我国著名文学史家。

  1924年,闻一多转入纽约艺术学院。闻一多原本到纽约艺术学院专攻绘画。在那里,闻一多结识了张嘉铸、熊佛西、余上沅等几位朋友。这几位朋友都是学戏剧的,这也使得闻一多对戏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格局,为闻一多的留学生涯开启了新的篇章。

  温特十分向往中国,闻一多也极力帮助他,并给当时清华校长曹云祥写信力荐。在闻一多离开美国不久,温特也来到了中国,并最终在北京西郊的清华大学任教。1932年,当闻一多回到清华园后,两人久别重逢,跨越大洋的友谊得到了延续,而且他们这次相聚后再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