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的艺术生涯鲜有人知清华及赴美留学期间已崭露头角 北晚新闻一多

/ / 2015-10-25
此外,当时教育救国已经成为一种思潮。闻一多还与同学们一道组织社团及系列活动普及教育:清华园附近还是农村,村子里有很多未曾读书的儿童,闻一多与一些同学在校门外办过一所儿童露天学校;他还与同班同学程绍迥、吴泽霖等组织过校工夜校,把全校工友尽量...

  此外,当时教育救国已经成为一种思潮。闻一多还与同学们一道组织社团及系列活动普及教育:清华园附近还是农村,村子里有很多未曾读书的儿童,闻一多与一些同学在校门外办过一所儿童露天学校;他还与同班同学程绍迥、吴泽霖等组织过校工夜校,把全校工友尽量吸收进来;在五四运动时期,他们还办过成年文盲识字班;他们还在村子里建起图书室,几位同学利用课余时间轮流讲课和辅导……

  温特十分喜爱东方文化和中国文化,闻一多称他为“中国热”的美国人。一次,从未接触过绘画的温特,竟然凭借自己的理解画出了中国的哲学家老子,闻一多看到这幅作品后,马上猜出温特画的是闻一多。这更加说明他们之间的默契程度。

  在清华读书时期,闻一多常参加美术教师组织的校外写生团,师生曾这样评价他:“以图画冠全级”。他曾担任《清华学报》美术副总编辑,发表美术评论文章。1919年他发起成立“美术社”,社员多达五十余人,他们还在美籍教师的指导下,进行了基本功训练与创作活动。闻一多和同学们的作品还曾被送到巴拿马博览会上展出。

  他为清华年刊绘制的《梦笔生花》,正是这一时期闻一多的美术代表作。画面表现的是在深夜的烛光下,一位斜倚书案熟睡的少女,在梦幻中笔头生花的情景。它不仅展现了闻一多良好的传统绘画功底,也抒发了高远的抱负:借李白少年时梦见笔头生花而名满天下的故事,希望自己能够尽显才华、报效国家。

  回到北京后,他接受北京艺术专门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前身)的聘请,担任该校教务长,一面教学,一面写诗作画。李苦禅还曾回忆闻一多当年在课堂上摆模特,指导学生作画的情景。因为美术上的造诣,他为朋友们的著作设计了不少具有现代艺术气息的封面,比如徐志摩的诗文及译作《巴黎的鳞爪》、《猛虎集》等,梁实秋的文集《古典的与浪漫的》等。闻一多还为自己的诗集《死水》设计了封面。

  第二年,他在清华的好友梁实秋也来到美国,就读科罗拉多大学。闻一多也从芝加哥美术学院,转至科罗拉多大学美术学院。梁实秋在《谈闻一多》中,描述了当年的“艺术青年”闻一多:“他的头发长得很长,披散在颈后,黑领结;那一件画室披衣,东一块红,西一块绿,水渍油痕,到处皆是,揩鼻涕、抹桌子、擦手、御雨全是它,一个十足的画家。”

  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大学举行的李公朴追悼大会上,闻一多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散会后,闻一多在返家途中,突遭特务伏击,不幸遇难。闻一多的生命被定格在47岁。他的好友朱自清这样评价他:“你是一团火,照彻了深渊;你是一团火,照明了古代;你是一团火,照亮了魔鬼,烧毁了自己……”

  用全英文形式演出中国戏剧,使得中国文化以最直接、最快速的方式在美国进行了一次很好的宣传,并且很好地展现了当时中国年轻人的实力与风采,这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很罕见的。这些话剧的演出,使得闻一多的艺术才华充分施展。

  与此同时,闻一多在北京积极开展国剧推广运动,并号召建立艺术剧院。当初,闻一多正是抱着振兴戏剧艺术的目的提前回国。因此在艺专,他积极投入到成立音乐系和戏剧系的工作中。这项工作得到了当时教育部的认可,艺专建立戏剧系在中国文艺界是一件极有意义的大事。

  这次展览依托清华图书馆的特藏文献,通过闻一多先生的学生时代、诗歌创作、艺术创作、爱国事迹等方面的资料,多角度展示了他灿烂光辉的一生。

  1899年,闻一多出生于湖北浠水的一个书香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