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主持《民主周刊》社的记者招待会闻一多

/ / 2015-10-25
即便是在新婚蜜月中,他也整天不出门,不是看书就是读诗、研究诗,在清华学校读书时,闻一多每逢暑假回家,他都把侄子们找到一起,教他们背诗作诗。 闻一多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闻廷政是清末秀才,长于诗词曲赋。闻氏家族几代同堂,家里办有私塾,家中子弟除...

  即便是在新婚蜜月中,他也整天不出门,不是看书就是读诗、研究诗,在清华学校读书时,闻一多每逢暑假回家,他都把侄子们找到一起,教他们背诗作诗。

  闻一多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闻廷政是清末秀才,长于诗词曲赋。闻氏家族几代同堂,家里办有私塾,家中子弟除学习《三字金》《四书》等传统教材外,还学习国文、历史、博物、修身等新课程。

  清白乃躬心似水,笔耕世业是家风,闻家家训要求闻家子弟清白做人,朴实做事,心地善良,利用科学文化知识报效国家。

  展开全部死亡原因刺客闻一多1945年为中国民主同盟会委员兼云南省负责人、昆明《民主周刊》社长。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演讲》,当天下午即被特务杀害。

  并且握起拳头发誓说到,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也是永远存在的,我们要不怕死,要有牺牲精神,准备着随时像李公朴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在跨出大门。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但是闻一多没有丝毫害怕,像往常做演讲的时候一样,情绪激动的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在演讲中痛斥了的种种罪行。

  闻一多讲诗歌出神入化,生动传情,不仅把自己融化到诗情诗景中,而且把孩子们和夫人,有时甚至连做饭的赵妈都吸引进去了。

  闻一多从读私塾起就养成了刻苦学习的习惯,一捧起书本就如痴如醉,废寝忘食,他热爱祖国文化,尤其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9年的7月15日,在云南大学的李公朴追悼大会上面,主持人为了保护闻一多的安全,并没有特意的安排闻一多发言。

  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大学举行的李公朴追悼大会上,主持人为了闻一多的安全,没有安排他发言。但他毫无畏惧,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痛斥特务,并握拳宣誓说:“我们有这个信心

1
仓央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