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虎的童年十有八九就是跟宇文泰、独孤信、赵贵这帮小兄弟们光着杨玉环

/ / 2015-10-25
之后更别提了,窦家又不是李家那种六镇出身的苦哈哈,人家是跟着孝文帝南下洛阳,最先完全汉化的那一批北魏贵族,就在李虎独孤信宇文泰他们还在武川镇骑着光背马满山追兔子的时候,窦家的子弟们早就在洛阳经史子集峨冠博带了两代人了。 从东汉末年以来,经学...

  之后更别提了,窦家又不是李家那种六镇出身的苦哈哈,人家是跟着孝文帝南下洛阳,最先完全汉化的那一批北魏贵族,就在李虎独孤信宇文泰他们还在武川镇骑着光背马满山追兔子的时候,窦家的子弟们早就在洛阳经史子集峨冠博带了两代人了。

  从东汉末年以来,经学的衰微,玄学的兴起,佛教的中国化,单从文化上说,厌弃名教的南朝士族门阀与从头开始拥抱儒家的北朝军事贵族到底谁更华夏,还真的不好说。

  从血统上来说,李唐皇室肯定是有非汉族混血的,北朝的几乎所有大一点的政权都是民族博物馆,上层社会之间通婚是再常见不过的了。

  ————————————唐室母系:长孙皇后家族——————————————

  长孙家族是鲜卑贵胄,真要算,能算到拓跋家横扫草原的时候去,实在是太久了,咱们就从孝文帝时候开始算,就算孝文帝时候的上党王长孙稚是个纯种鲜卑人(其实他祖母就是个汉人,母亲不清楚,这货保底四分之一汉族血统)。

  事实上,李世民他们哥儿几个出生的时候,鲜卑文化对华夏大地的影响已经仅存于隋朝皇子们的小名儿里了——我要吐个槽,很少有人说隋朝不是汉人王朝——因为杨坚非常明确地进行过汉化改革,但实际上隋朝的鲜卑化遗留远比唐朝严重,杨广他们哥儿几个还都有鲜卑语的小名呢,李世民哥儿几个有吗?

  长孙晟娶高士廉的妹妹,渤海高氏,生长孙皇后,也就是说即便长孙稚是个纯种鲜卑人,那么长孙皇后是八分之三鲜卑,八分之五汉。

  李世民汉族血统过半,长孙皇后汉族血统过半,然后这俩人能生出一个鲜卑人来……也是神了。

  所以,李唐皇室作为北朝军事贵族,有少数民族混血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人家少数民族混血的程度远远没到可以被称为是汉化胡人的地步。

  更何况,武川镇的小伙子们从代北穷边拔剑奋起,一手弓刀,一手经史,遵圣贤之教化,胼手胝足的拼出来的隋唐帝国,出将入相,英风烈烈,这难道不是华夏古风的正道?南朝那些废物点心寄生虫算什么东西……

  西魏八柱国的李虎从血统上是纯汉人,但是要问文化上汉化程度有多高,就是笑话了,本来六镇就是打碎各民族部落隔离,混合形成的军事建制,加上六镇武人在北魏后期地位低下,生活贫苦,他爹李天赐也不过就是幢主,屁大的小军官。他能得到良好教育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李虎的童年十有八九就是跟宇文泰、独孤信、赵贵这帮小兄弟们光着屁股掏兔子洞,在长大一点就是在草原上骑着光背马射兔子玩……

  所以李渊和窦氏的结合只会给李家带来文化上和血统上更多的汉因素,而不是相反。

  从北魏孝文帝改革开始,整个北朝的汉化过程就已经不可逆,即便有高欢等人的反动,但是还是架不住他儿子高澄拥抱汉人文官,把北齐也推上这条道路,这是治理国家的客观需要。

  李昞娶得是独孤信的四女,独孤氏是鲜卑化匈奴人,独孤信的母亲费连氏是鲜卑人,所以独孤信自己的血统是一半匈奴一半鲜卑。

  李渊娶窦氏,很多人把窦皇后当成鲜卑人了。其实窦氏家祖上是汉人,后来奔入匈奴,在匈奴繁衍百年,北魏初年他家从草原南下到代郡入北魏,赐姓纥豆陵,就算人家南下的时候是纯种匈奴人,但是窦家却在代郡迅速汉化,到了孝文帝改革的时候,窦家的窦略已经是推动北魏汉化政策的急先锋,文化上如此,血统上也难免。

  就拿李唐他们家来说,他们家父系是汉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作为从西魏开始就地位显赫的北朝贵胄,娶别的民族的贵族女子简直不要太正常。

  那么李渊的血统是八分之一匈奴,八分之一鲜卑,四分之三的汉人,作为北朝高门贵胄,这就已经算是很纯种的汉人了好伐。

  李渊有四分之三的汉族血统,除非窦皇后汉族血统少于四分之一(这根本不可能),不然李世民他们哥几个怎么也应该从血统上算是汉族人,而且即便是少

1
仓央嘉措